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異域人生 第一百六十六章 接戰(三)  
   
第一百六十六章 接戰(三)



重甲騎兵在急速的沖擊中突然改變了方向,向著敵軍中軍大陣斜插了過去,竟然直奔分水島部隊的帥旗方向而去,轉眼間,就要將主帥洪云和他的衛隊卷進戰陣。

在分水島的部隊和中州的部隊會合後,李皎的部隊便分成了兩個戰陣,而分水島的戰陣處于大部隊的中央,正好同李明大軍的重甲騎兵相向而離,所以,現在重甲騎兵想要對他麼的指揮中心下手的話,肯定要選擇洪云這里的。

眼見得如風卷殘云般席卷過來的騎兵大隊,洪云頓時駭得面無人色,李明部隊的這兩波次的騎兵沖擊來得太突然了,以至于在第三波沖擊開始的時候,洪云還在緊張的同周圍的將領和隨軍的謀士在商討著應對的策略,沒想到,他們第三波進攻的對象居然是他們這里,剛才看到重甲騎兵威力的洪云不認為自己就高人一等,可以抵擋眼前的鐵甲洪流,所以,他的第一反應就是逃跑,畢竟面對非人力所能應對的情況時,臨時逃脫也是非常明智的。

“中軍撤退,前鋒掩護,兩翼策應!”簡短而明確的命令馬上從洪云的口中發出,迅速的通過傳令兵的口號和手勢傳達了下去,與此同時,洪云急忙撥轉馬頭,在衛隊連打帶罵的努力下,勉強的從匆忙向後逃竄的大軍中清理出了一條狹窄的通道,掩護著洪云急急忙忙的向後方撤退。

然而面對前面亂哄哄的士兵,他們的速度絕對是趕不上深厚的重甲騎兵的。在一陣越來越近的馬蹄聲的配合下,重甲騎兵攜帶著強大的沖擊力沖進了敵群。

縱然敵人如何努力的反抗,但實力的差距實在太大了,無論有多少刀槍落到人、馬的身上,都被那優良的鋼板擋了回來,所以,重甲騎兵的傷亡在對方找到對策之前是絕對沒有的。

猶如卷起一陣狂風一樣,重甲騎兵所過之處又是一片敵軍的尸體,轉眼間,他們便突破了外圍的士兵,追擊到了對方的帥旗之下。洪云絕望的向後面看了一眼,還沒等他做什麼反應,一支串著幾個士兵的長矛已經來到了他的胸前,一陣局通過後,洪云便突然看到自己騰空而起,接著重重地落到地上,胸前被刺出的那個大洞讓他的呼吸變得異常困難,他感到自己的神志正逐漸的模糊著,隨著一支馬蹄出現在他的上空,他便什麼都不知道了。

同前兩個波次進攻的騎兵一樣,第三個波次的騎兵很快的便也穿透了敵軍的陣地,遠遠的在敵人的後方轉過馬頭,所不同的是,此時他們面對的是蜂擁撤退的大軍。

一陣有節奏的鼓聲從分水島部隊的帥旗下響了起來,得到這個信號,所有的重甲騎兵幾乎同時行動了起來,他們不再有次序的慢慢的沖擊敵軍了,而是根據中軍指揮傳過來的命令,對著人群發起了共同的沖擊。

分水島的大軍在得到洪的云傳令之後,除了同碧泉島大軍對持的前鋒部隊之外,所有的人都開始撤退了,畢竟眼前的騎兵實在是太厲害了,如果任其這麼來回沖擊的話,遲早他們會全軍覆沒的,這個時候不走的話就再也沒有機會了,尤其是他們看到洪云的帥旗在騎兵的鐵蹄之下徹底得到了下去,更讓他們驚慌失措了,所以,一個個逃跑的速度就更快了。如果說洪云剛剛下命令的時候,他們還是在有序的撤退的話,在洪云到下之後他們就徹底變成了潰散了,而作為負責碧泉島這次主攻部隊的卓君豪,如果在這種情況下還按照普通的進攻套路的話,那他就太笨了,尤其是他身邊還有一個身經百戰的張猛,就更不能讓他犯這種錯誤了。因此,洪立的帥旗剛一倒下,周君豪便果斷地發起了全體進攻的命令。

在中軍這邊的重甲騎兵發起總攻的同時,那邊的重裝步兵也已經突破了敵人兩翼的防線,正穩步的向敵人的縱深處進攻。敵軍兩翼的部隊都是中州的大軍,在這次臨濱城的攻擊戰中他們取得了輝煌的成績,以損失九千多人的代價,讓臨濱城的兩萬守軍死傷慘重,最後落得只剩下區區幾千人的下場,這不能不受是一個非常大的奇景,從這方面來看,這支中州大軍確實是一支精兵。

但是到了重裝步兵的面前時,他們才真正知道什麼叫做束手無策,面對著這一個個移動的戰爭堡壘,讓他們實在不知道從什麼地方下手,眼看得自己的人一刀刀下去對方的甲胄上連一點點地痕跡都不能出現,而對方手握大砍刀,每一刀下去就能砍掉一個人的性命,這種單方面的屠殺怎不令他們心驚膽戰?

而對于這些重甲步兵來說,眼前的厮殺則是一件非常痛快的事情,身上堅硬的甲胄和頭盔讓他們不再考慮防守的問題,而是雙手握著巨大的砍刀,快速的箱底人身上砍過去,由于砍刀的重量非常重,所以他們幾乎不用用力的砍過去,就能從敵人身上劈下一點什麼,當然了,多數情況下還是腦袋,這些人絲毫不像是剛剛接處戰場的人,在經過短短幾分鍾的適應後,他們便將平時在訓練中得到的方法和技巧全部應用到這里了,此時在他們的眼里,殺人不再是一種殘忍的事情,而是變成了一種技巧、一種完美的殺人技巧。

就這樣,在分水島的士兵開始潰散之後,中州的大軍也開始敗退了,他們的敗退不是因為主帥的命令,而是因為在前面的那些士兵的沖擊,那些看了重裝步兵恐怖的實力之後被嚇得心驚膽戰的士兵慌忙得像後撤退,結果將自己軍隊的陣型沖得七零八落,很快的就造成了大面積的潰散,最終,中州大軍的統帥不得不宣布撤退了,不然,就連統帥大營也會被自己人沖散的。

所謂兵敗如山倒就是這麼回事,一旦這種潰敗的軍事掌握不住,就會是一支部隊完全喪失戰斗力,眼前的中州軍和分水島軍就是這種情況,在碧泉島大軍的全力掩殺之下,幾乎沒有花費任何代價的,就像趕鴨子似的將他們追得團團亂轉,這個過程中,被殺死的士兵就不計其數了,至此,碧泉島的大軍可以說是大獲全勝了,剩下的,就是慢慢的消滅那些四處潰散的逃兵了。

這個時候,李皎兩支軍隊的退路卻已經被繞到他們背後的游騎兵擋住了,游騎兵的作戰方式與剛才那兩支部隊完全不同,所以在逃兵出現之後,他們便在逃兵的逃跑的道路前面領頭奔馳,總是同他們保持一定的距離,在這個距離上慢慢的遠距離殺傷逃兵的有生力量。這一次,游騎兵是完全貫徹了事先預訂好的戰術方式,從而使游騎兵的優勢發揮的淋漓盡致。

而對于逃兵來說,前面的游騎兵比剛才的重甲騎兵和重裝步兵還要恐怖,因為不管怎麼說,同那兩支部隊作戰的時候還能和他們接觸上,怎麼說在心理上都有一點希望的存在,可是面對游騎兵,則讓他們一點希望都沒有,打又打不著,逃又逃不脫,只能這麼眼睜睜的看著讓他們一個一個得用弩箭將自己這些人消滅掉,這種感覺是絕望的、是無助的、同時也是令人恐懼的,所以,在前面的士兵一排一排倒在弩箭下之後,一些意志薄弱的的士兵開始干脆就坐在地上放棄逃跑了,一時之間,空曠的原野上到處是稀疏的、或坐或臥的士兵。

不過還是有一部分心存僥幸的和一部分腦袋反應遲鈍的士兵繼續的跟在游騎兵後面讓他們當靶子,就這樣,逃軍的戰線越拉越長了,因為這些放棄抵抗的逃兵,後方追擊的重甲騎兵和步兵也開始放緩了步伐,開始有序地接受俘虜了,這麼一來,中間就形成了一個很大的缺口。

有一些反應快的士兵首先發現了這一點,于是,又一人就有第二個人,也不知道是誰開的頭,總之在中間的那些士兵紛紛從地上爬起來,向著側面的那個缺口瘋狂的奔了過去,眼見得他們就要消失在攻擊一方的視線中。

突然,實現毫無征兆的,一支幾千人的部隊不知道從什麼地方冒了出來,因面向著那些僥幸想要逃脫的士兵掩殺了過來,那些剛剛有了一些逃脫希望的士兵馬上就有很多人徹底的崩潰了,這種打擊他們什麼時候遇到過?所以僅僅是這麼一點挫折,就能讓他們徹底的喪失任何斗志。

那枝部隊原來躍進了,逐漸的,那些逃兵清楚地可以看到,這是一支沒有任何旗號、沒有任何標志的部隊,而且他們大部分人都沒有穿盔甲,人員也參差不齊,好像是從什麼地方臨時拼湊起來的一樣。

看清除了這部隊的情況,頓時在逃兵們的心里重新升起了一線希望,從他們的裝備和服飾來看,這好像是哪一個大的地主或富豪的家丁衛隊,不知道什麼原因跑到戰場上撈功勞來了,這麼說來,只要將這支不大的部隊消滅或沖散,他們這些人的退路可就完全被打通了。

所以,又是不知道是誰的帶領,讓這些士兵重新散發出了斗志,一大堆人一起呐喊了一聲,手握兵器向他們沖了過去。

李明勒定了馬匹,望著蜂擁而上的逃兵,一絲冷笑在他的嘴角一閃而過,他冷然的揮了揮手,對著旁邊的聖手王吩咐道:“一群烏合之眾,讓那些臨濱城的士兵先上,我們看看他們的實力再說。”

聖手王會意的笑了笑,轉頭望著為首的臨濱城的一個軍官大聲喝道:“大都督有令,所有來這里的臨濱城士兵立即出發攔住那些逃兵,不許放走一個人!現在是你們將功贖罪的好機會,如果這次立了功,大都督不僅不會再治你們的罪,還會給你們獎賞,可是,如果你們做一些臨陣逃脫,或是違抗命令的事情,現在你們的腦袋都保不住,所以,聽我的命令,所有士兵立即出戰!”

這些士兵都是李明的親衛隊強行押過來的,本來就沒有准備上戰場出力送命,要不然,臨濱城士兵死傷那麼慘重,為什麼獨獨他們好好的呢?這次被押過來,本來心里就不痛快,在聽說讓他們打前鋒去送死,當時就有人要反對,但是聽了聖手王那簡短的話,讓每一個人都猶豫的。是的,這里是戰場,軍官的命令高于一切,一旦他們拒絕上前的話,就像聖手王所說的那樣,恐怕他們的腦袋現在就保不住,左右也是一個死,還不如沖上戰場來一個痛快,僥幸活下來的話,大都督可能真地會獎賞他們的。

這個念頭幾乎在每一個士兵的腦海中閃過,頓時,一陣陣喊叫從他們口中響起,同時,這些人邁開腳步,想著那些逃軍迎面殺了過去。

雖然這些士兵一個個貪生怕死,但從他們實際戰斗的情況來看,這些人幾乎個個都是訓練有素的,進退攻守之間井然有序,居然將那些士兵徹底的阻擋在他們排成的戰陣面前。

不過,從這個缺口逃跑的士兵也太多了,恐怕除了陣亡的和投向的之外,這里就是敵軍的主力了,最少有五千士兵的逃軍在被擋住了去路之後,也開始相互配合,同心協力的向前面的戰陣沖擊了起來。

雖然那些臨濱城的士兵一個個卻是經過了良好的訓練,雖然他麼年在已經布置下了一個嚴密的戰陣,但是,雙方的數量相差太大了,一千多士兵要想阻擋住五千左右如狼似虎的逃兵,那也簡直是不可能的,除非是換作碧泉島本身的士兵,那才有點可能。

因此,不大工夫那些士兵的陣勢就被沖垮了,雖然他們都盡了力,可是此事也不由得連連撤退,逐漸的退到了李鳴他們的面前。那些逃兵卻並不追擊,他們的目的只是打通逃跑的路線,而不是節外生枝、浪費時間,所以,在那些主動阻攔的士兵撤退後,他們開始向李明部隊的兩側移動,意圖從兩邊繞過去。

在李明眼里,眼前這些逃兵還不足為懼。雖然沒有親眼見過自己這些親衛的戰斗力,但從林瓏的的講述中他也知道,普通的士兵根本就不是他們的對手,這些人一個個都能以一當十,如果這是真的話,但憑著兩千多的親衛軍就可以擋住他所有的逃兵了,而剛才讓那些臨濱城的士兵上去阻擋只是為了懲罰他們在臨濱城守衛戰中的逃脫行為而以。況且,自己身邊還有林凌峰和聖手王這兩個大高手在身邊,所以自保絕對是不成問題的,因此,看到逃軍開始從自己軍隊的兩側繞行,他眉頭一軒,望著不遠處的甲一喝道:“平時你們的教官總說你們非常了得,但我卻一直沒機會看你們的表現,現在是你們證明自己的時候了,眼前的逃軍一個都不要放過,我要你們全殲他們。放心,我身邊有這麼兩個高手保護,天下還有誰能傷害我?快去行動!”

甲一精神一振,連聲大喝道:“甲二,你帶領一隊二隊消滅左邊敵軍,三隊四隊遂我來,五隊留在主公面前保護,所有人立即行動!”說完,帶頭向著右側的敵軍沖了過去。

親衛隊馬上就表現出了他們的素質,隨著甲一的命令剛落,所有分配到任務的人都飛快的跟隨著自己的長官,開始沖入戰場。

經過林瓏這個武林高手調教的親衛隊果然同一般的士兵不一樣,他們一個個手持特制的大刀,三人為一組互相掩護,三組又為一小隊形成更加嚴密的防守和進攻的陣勢,同那些逃兵一接觸,就讓他們再次絕望了。

親衛隊員所用的刀法是林瓏親自演化出來的,而且他們都休息了鄰家太清功,雖然還都沒有能突破第一重心法,但是對他們還是有莫大的好處的,因此,對付普通士兵來說簡直就如入無人之境,不廢任何力氣的,就將兩側的逃兵再次趕了回去,在地上,短短的幾分鍾時間就留下了三四千名的尸首。

看到親衛隊的表現,李明不由得欣慰地笑了。看來林龍說得沒有錯,親衛隊上了戰場確實能以一頂十,這可是一支非常好的預備隊,一旦有緊急情況自己就不會手忙腳亂了。

而旁邊的林凌峰更是驚訝的合不攏嘴,連聲叫道:“瓏兒 瓏兒還真的肯下功夫,連三才陣都交給他們了,嘿,你小子真是好福氣,能夠擁有這麼一支虎狼之師,看來以後又他們保護你,我就可以多休息了。”

李明微微的笑了一笑,贊許的望了一眼自己的親衛隊,開始將注意力重新投入到戰場中了。

眼前漸漸的出現了一隊密密麻麻的部隊,前面迎風飄揚的大旗上寫著一個大字“卓”,大旗下,一個年輕的白袍小將正騎在馬上快速的向他這邊奔跑過來,看來,碧泉島今後又多了一員大將。

看到前面的李明,卓君豪急忙趕前幾步,然後跳下戰馬急忙跑到李明面前跪了下來,望著李明高聲彙報道:“稟主公,碧泉島陸軍第一大隊統領卓君豪,在張元帥的幫助下,已經順利地完成了您交下來的任務,故特此向主公彙報,下一步我們如何行動,還望主公定奪。”

----------

無寐居推薦作品:1、《花開堪折》:作者,雪域傾情,玄幻,

2、《商業三國》:作者,赤虎,曆史,

3、《猛龍過江》,作者:骷髏精靈

');

上篇:第一百六十五章 接戰(二)     下篇:第一百六十七章 勝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