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科幻太空 星際機兵 第二章 蟲族 第063節 只身入險  
   
第二章 蟲族 第063節 只身入險


密如細雨一般的酸霧果然起到了作用,李嘯東為了避免被強酸燒蝕,不得不暫時放棄沖刺到寄主身邊,這讓寄主體內的寄生蟲得以稍事喘息,並再次揮舞觸手向著李嘯東圍攏過來。

被這些觸手抓到可不是好玩的事情,連機甲都無法掙脫它們的纏繞,可以想見如果被它們纏在身上會是什麼樣的後果。李嘯東一邊急速躲避,一邊尋找機會再次接近寄主。

早在李嘯東急速向著寄主沖刺的時候,三個再造戰士就已經紛紛注意到了他。此時由于寄生蟲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了李嘯東的身上,這三個再造戰士得以從疲于閃躲之中解脫出來,三人站在一邊面無表情地看著李嘯東游走在數不清的觸手之間,就好像影院中麻木的觀眾一樣。

再造戰士與智能機器人不同,不僅體現在它們的外表和結構上,更在根本理念上存在著巨大的差異。智能機器人在“三大定律”的約束下,把保護人類生命視為最高己任,為此就算犧牲自己也在所不惜。而再造戰士雖然也由一塊智能芯片操控,但他們卻不受“三大定律”的約束,人類的生死在他們看來和自己沒有任何關系。

三個再造戰士像悠閑的觀眾一樣在一旁觀戰;百余米外的“駝鳥-終”在釋放出電磁風暴後,由于自身動力嚴重不足,已經被觸手纏住無法掙脫,只在觸手的縫隙中不時射出一梭子彈,打在從背後伸向李嘯東的觸手上。不過隨著越來越多的觸手纏繞在“駝鳥-終”的身上,掩護李嘯東的工作已經越發顯得無力維繼。

照此下去,李嘯東的境況凶多吉少。

……

數百米外的一個土堆上,兩個工蟲蛻下的甲殼從後面一點一點地拱了上來。旁邊幾只工蟲看到這個奇怪的現象後,互相疑惑地看了幾眼,隨後又忙著各自的工作去了。

甲殼下面躲著的,自然是威爾士和秀子。已經有過一次類似經曆的威爾士對于這種偽裝已經輕車熟路,秀子本來還有些排斥,原因是甲殼里面帶有一股蟲族身上特有的怪怪的味道,不過為了保命,秀子沒有別的選擇,最後只能強忍著嘔吐的感覺和威爾士一樣把自己藏進甲殼里。

二人在甲殼里躲了一陣,不見有什麼危險,卻不知道李嘯東現在怎麼樣了。威爾士拱起身,手腳並用地頂著甲殼爬上土堆,秀子在他身後猶豫了一下,隨後也跟著他一起頂起甲殼來到土堆上。

透過甲殼頭部半張著的嘴,二人能夠看清周圍的情況。放眼向背靠著石壁的寄主那邊望去,只見李嘯東正在觸手之間急速閃躲,有好幾次觸手只差一點就把他困住了,最後還在是二人的驚視中逃脫出來。

當二人的目光掃到站在李嘯東附近像沒事一樣只顧看熱鬧的三個再造戰士身上時,威爾士登時氣得火冒三丈,罵道:

“這些該死的活死人,平時就知道和我們比試找麻煩,戰時又只顧著搶軍功否定我們存在的價值,這會中國大哥遇到危險了卻只顧著看熱鬧;你們***和我們聯邦軍人是冤家仇敵嗎?!”

秀子聽得奇怪,因為再造戰士計劃目前還處于測試階段,並沒有正式對外界媒體公開,聽威爾士一口一個活死人地罵,秀子不禁問威爾士道:

“活死人是什麼?”

威爾士一下子反應過來自己說走了嘴,急切間又想不出合理的解釋(也就是不至于讓秀子懷疑的謊話),只好做出一副氣惱又缺乏耐心的樣子對秀子道:

“活死人就是活死人!像你這種連話都聽不懂的低智商者,不配和我說話!”

威爾士故意裝出來的樣子取得了預期的效果,秀子果然沒有再跟他就活死人的問題糾纏不清。不過秀子無緣無故被威爾士說成低智商者,這讓她感到十分不服氣,反口道:

“說我是低智商者,我看你還是一個膽心如鼠的小男人呢。李嘯東可以毫不畏懼地只身闖入險境,直面生死毫不畏懼,不愧為聯邦英雄。而你卻只會躲在甲殼里,像個八婆一樣嘮叨個沒完,讓人看著就生氣!”

說完,秀子把頭一扭,故意不去看威爾士。

每個人都有一種本性,這種本性與生俱來,並且很多人一生都不會改變。正因此如此,才有了那句中國人常說的俗語:“江山易改,本性難移”。威爾士的本性就是怕死,面對危險的時候,不論怎麼給自己壯膽都沒有用。雖然每當看到李嘯東身處險境中的時候,威爾士也是提心吊膽心里甚至比李嘯東還要緊張,但他就是沒有勇氣沖上去。換言之,威爾士可以心甘情願地為李嘯東做很多其它的事情,比如當李嘯東休息的時候,他會主動對機甲進行額外的檢修和保養;再比如先前在航母動力艙,當李嘯東遇到其他人的盤查或刁難的時候,威爾士會主動站出來為李嘯東解圍。但是,威爾士就是缺乏李嘯東的那種無畏生死的勇氣,相比李嘯東而言,威爾士在這方面簡直缺乏到了極點。

被別人把自己的短處揭了出來,尤其這個人還是與自己年紀相當的一位年輕異性,這讓威爾士面色大窘,臉紅脖子粗地道:

“你知道什麼?我的本職是一名機修兵,我的本職工作是維修、保養和改進機甲性能!如果我現在沖上去,不但不會讓中國大哥脫離危險,反而會給他增加額外的負擔!”

雖然威爾士這番話明顯帶著強辯的味道,不過卻也說得在理。如果這個時候他就站在李嘯東的身邊,李嘯東為了顧及他反而會更麻煩,到頭來就是兩人都無法脫出險境。

威爾士臉紅脖子粗地說完,卻見秀子根本就沒看他一眼,兩眼仍然目視前方,神情中帶著極度的緊張。這個時候,一聲常規手雷的爆炸聲傳進了威爾士的耳朵,他連忙扭回頭來朝著聲源處望去,只見李嘯東在炸開的觸手堆中舉起一個腦袋被腐蝕掉的再造戰士尸體,頂著酸霧再次向著寄主疾速奔去。





上篇:第二章 蟲族 第062節 棄甲脫生     下篇:第二章 蟲族 第064節 “好戲”才剛剛上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