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科幻太空 超級機械文明 第一章 凶殘的板磚神器  
   
第一章 凶殘的板磚神器

溫煦的風輕輕吹過,梧桐樹被吹的嘩嘩作響,青嫩的葉子雖然柔弱,卻不象秋天一樣一吹就落,平陽科技學院的車棚下,走過來一位青春少年,將近一米八的身高,雖然略顯消瘦,但也擋不住年輕的朝氣,只是臉上那幾分清秀之氣掩飾了他的成熟,他就是蘇明,一名自*與光榮的委培生.

委培生,就是用工單位委托學校給他們培養的學生,對于這種學生,學校一般管理的不太嚴格,同時由于委培生畢業後直接進工作單位,也等于提前捧上了鐵飯碗,這讓普通的學生很是羨慕他們.

不過蘇明自已卻知道自已的況,委培生還要分自費或公費兩種,蘇明父親只是平陽鋼鐵廠分廠的一個車間主任,自然享受不到公費的待遇,蘇明畢業後進廠工作,還得再托關系找門路,就是俗稱的走後門.

每當想起這事兒,蘇明就很憋屈,晃晃頭不再多想,正要推著七年前在巷里撿到的那輛自行車回家,突然一只胳膊伸了過來,擋住了去路,一個讓蘇明很熟悉又很討厭的聲音道:"蘇明兄弟,急著回家干啥,走,哥哥帶去一塊去玩."

不用看,蘇明也知道這家伙是誰,他叫葉朗,不過同學們背地都喊他"夜狼",他老爹是平鋼一個分廠的廠長,蘇明的父親就在這個分廠,不過蘇明跟他不是一路人,兩個人雖然年齡差不多大,蘇明卻從就不喜歡跟他玩,見面點點頭還是蘇明給他老爹面子,大院里面,只有郭胖和梁才是蘇明的朋友.

蘇明抬頭眼睛瞟了他一眼,很不爽的道:"對不起,沒空."

對葉朗的怨念,並不是單指他本人,跟他父親葉天明也有很大的關系,成績優良的蘇明來到平陽科技學院這個垃圾學校,還是一名自費委培生,可謂全拜他老爹所賜,當初上學的時候,以蘇明的成績,上一個重點絕對沒有問題的,可是葉天明向他父親拍著胸脯保證能夠公費委培,結果到頭來一句領導的孩子頂了名額,讓蘇明淪落到如此地步.

"樣,葉少讓你去是給你面子,別TMD給臉不要臉."葉明身邊一個穿著花襯衫,梳著中分頭的張口就罵,沖蘇明揮了揮拳頭,威脅的意圖一露無余,手臂上妖異的藍紫色忍字紋身在蘇明的眼前晃來晃去.

"蘇明兄弟,有件事哥哥想跟你商量一下,怎麼樣,在幾位兄弟面前,給哥哥個面子吧."葉朗臉上帶著笑容,不過這笑容讓蘇明感到陰森,有種不安的氣息,這笑容蘇明在葉天明臉上經常見,用蘇明媽的話來,這叫皮笑肉不笑,一笑准沒好.

"有什麼事兒你."蘇明壓下心底的那絲不安,故作平靜的道.

"這里怎麼行呢,走咱們找個安靜的地方."不管蘇明如何不願,幾個人還是把蘇明拖到了一個僻靜的角落,才把蘇明放了下來.

"什麼事?"蘇明臉上淡淡的神色讓葉朗分外不舒服,從到大,眼前這個家伙就沒有象別人那樣討好過自已,就一個當車間主任的老爸憑什麼這麼牛.

"子,看在你爸爸的份上,給你一個忠告,從今往後,離唐麗華遠一點."葉朗把手伸到蘇明的臉上,羞辱式地輕輕拍著,蘇明剛要反抗,背後的人伸手拉住了他的雙臂,讓他動彈不得.

"麗華?你想干什麼,麗華是我的!"蘇明瞪大了雙眼看著他,這家伙的名聲都臭遍整個學校,玩過不認帳被人告到學校就有好幾起了,不過家里有權有勢,又是委培生,學校不怎麼管,進校不到半年,整個學校,除了那些個以放蕩不羈而自豪的女生外,稍微正經點的女生見了他都躲的遠遠的,竟然還敢打麗華的主意,蘇明拼命地掙紮著,可是後面三四個人死死抓著他,讓他無法甩開.

"就憑你,也不撒泡尿照照,人家爹那是副總經理,你爹呢,一個的車間主任,癩蛤蟆也想吃天鵝肉."葉朗臉上撤去了那份笑容,換上了惡狠狠的神色,用手在蘇明的腦門上面使勁地戳著,銳利的指甲很快就被蘇明的鮮血染的通.

"你爹不過一個的廠長,牛什麼牛,有種你見了趙熊他們別點頭哈腰的,呸!"蘇明完把一口唾沫吐在了葉朗的臉上,趙熊是集團總工的兒子,在學校也領了一班人馬混的風聲水起,不過名聲比葉朗好多了,葉朗見了趙熊,比見了親爹都恭敬,一直想跟趙熊混,可惜趙熊看不上他.

"操!"葉朗揮手直接向蘇明煽來,一聲清脆的聲音,蘇明就感覺到嗡的一聲,整個臉木的什麼感覺都沒有了,眼前金星閃閃,一道咸濕的液體慢慢從鼻腔流了下來.

蘇明拼命地掙紮著,嘴里吼叫著,臉上的表在鮮血的襯托下顯的無比的猙獰,本來舉手又要打的葉朗心里一陣害怕,手停了下來,轉眼又被蘇明眼中的怒火所激怒,抄起手邊半塊磚頭,帶著凌厲的風聲砸在蘇明的腦門之上.

旁邊的人嚇了一跳,急忙放開蘇明,就看到蘇明站在那里搖晃了幾下,眼睛一翻轟然栽到在地上,見葉朗還要動手砸蘇明,其它人趕緊拉住了他.

"葉少,不能再打了,再打就要出人命了."

"人命?"葉朗不屑的看了一眼地上猶如一條死狗一樣的蘇明,嘲笑道:"怕什麼,就這種賤命,一條也就幾萬塊錢的事兒."

葉朗抬起腳踩著蘇明的臉,擰了幾下,淡淡的道:"聽好了,離唐麗華遠點,不然老子弄死你."

完,葉朗好像什麼事兒也沒有發生似的,帶著四個弟晃晃悠悠的走了,過了好久,蘇明才掙紮著從地上爬了起來,擦了一下臉上的血跡,望著葉朗消失的方向,牙齒咬的咯吱響,滿臉的鮮血,象一個凶神惡煞一樣.

當蘇明掙紮著回到家時,父母都被嚇了一跳,特別是父親的臉上也露出了很是罕有的擔心神色,不過聽蘇明完,蘇明的父親臉上閃過一絲擔憂,哼了一聲對兒子到:

"哼,咱們家祖墳上沒冒青煙,你也別想攀那個高枝,人家那什麼級別,咱家什麼級別,夠不上,姓唐那個丫頭我也沒看出有什麼好的,朗他喜歡就讓給他算了."

蘇明不服的抬頭看了父親一眼,但在這個嚴厲的有點讓他害怕的父親面前,沒有什麼,他知道了也沒用,這或許就是人們常的代溝.

蘇明母親也勸道:"明啊,咱高攀不上人家,你們現在還,把心思多放在學習上吧."

"媽,我不會耽誤了學業,我們是真心喜歡的."面對很疼她的母親,蘇明聲音低低的反抗了一句,他認為媽媽是不了解,他和唐的關系已經"很好"了.

"只要咱們兩個是真心相愛的,就能堅持到最後,你能做到的,我就能做到."蘇明想到了那個窈窕清秀的身影,想到了她這個話的時候那個看似柔弱實則堅定的表.

高中的一天,老師突然把自已跟她調到了一張課桌上,那個時候自已還不知道她也是出身于平鋼,只知道她很內向,就連開口借塊橡皮臉都會上半天.

自已的注視很快就讓她發現了,每次自已偷看他,她的臉都會起來,每次看到她羞的臉,蘇明就會心跳不止,青春的悸動久久不能平息下來.

蘇明非常清楚地記得,他們第一次親密接觸,是在一個陽光明媚的午後,可謂是天賜良緣,學校開春季運動會,項目太少,就臨時增加了一個雙人自行車項目,就是騎車帶人比賽.

可惜那天剛好沒有幾個人騎車,在沒人響應的況下,唐麗華作為班干部主動站到了台上,同時把眼光投向了蘇明,瞬間蘇明領會了她的意思,站出來騎車帶著她奪得了冠軍.

在風馳電擎中,唐麗華尖叫著緊緊地抱著蘇明,蘇明體驗到了一種妙不可的感覺,當著全校師生的面,站在領獎台上,享受眾人的歡呼和校領導的誇獎,對于蘇明來更是第一次.

心兒撲通撲通地跳的厲害,不是因為榮耀,讓他興奮乃至激動萬分的,是在比賽的過程中,唐麗華緊緊抱住他的時候,那兩團軟肉在他背上磨啊磨的,一直到現在,他還在回味著那種讓人心動不已的感覺,並且不停地把目光投向唐麗華那里,什麼時候那里如此高聳了,以前怎麼沒有注意呢.

愫或許就是這樣產生的,到了春游的時候,扭扭捏捏地,唐麗華再次坐到蘇明的車子上,唐麗華臉的厲害,蘇明差不到那里去,其它人都看出來了,偏偏他們兩個卻仍沉浸在愫暗生的感覺之中互不自知.

漫長且陡峭的山路,蘇明騎的如風馳電掣一般,帶著人比人家一個人跑的還快,足足拉下人家半時的路程,很多人打趣蘇明,怎麼帶個女同學省力還是宇宙燃燒了,跑的比兔子還快,蘇明不好意思的撓撓頭,沒有反駁,他總不能跟別自已這輛車子,根本就不是普通的自行車.

    下篇:第二章 屈辱的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