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科幻太空 星際第一技師 193 女娃要嬌養  
   
193 女娃要嬌養

安君烈拍拍她的腦袋:"好."

與此同時,老狗攔住g438,搖頭道:"死變態,你就放過咱唯一的一個妹吧."

死變態不死心,大聲:"你們不覺得臭子現在還能有蘿莉風嗎?難道你們不覺得拿她的樣子做成機器人會很萌嗎?難道你們不覺得……"

"不覺得!"老狗和安君烈異口同聲地回答.

死變態太激動,幾根頭發垂到了眼前,他把頭發往後撩,放在頭頂上,勉強蓋住光禿禿的地方,"不就是一點細胞體液嗎?刮一點沒關系的."

子葉歎了口氣,大聲道:"死變態,太空上有好多漂亮的蘿莉和禦姐,長得忒好看呢.你不要拿我的,出了銀符,我給你找美女去."

"這還差不多."死變態回頭看了眼g439舉著的托盤,"雖然還是很失望."

一群人哈哈大笑.

大家沒有發覺,剛才與安君烈一起走過來的男人.

他是最雌雄難辨,最騷包,最愛笑的孔雀先生藍禮.

他看到發時,除了錯愕,難以置信之外,還有騰騰的怒氣.

就算發的化妝功夫再厲害,外表的變化再大,藍禮都能把她認出來.

發受傷的時間里,沒法給自己偽裝,這會兒她回銀符星,也沒有做太多的打扮,素面朝天站在那里,恣肆無忌.

藍禮格外憤怒.

憤怒她不辭而別,憤怒她像突然從人間蒸發一樣,害他到處找,更憤怒她騙他她.憤怒她以這麼毫不在意的姿態站在他面前.

藍禮是一個很能控制得住自己緒的人.

下一秒,他在眾人的目光中沖到發面前,單膝跪下,以最虔誠的姿態道:"女神,請你以結婚前與我交往吧!"

眾人嘩然.

集體的目光從子葉身上轉移到發身上.就連死變態,也不急著問子葉要體液了,轉去看戲.

其實,在藍禮踏入銀符星的第一時間,死變態已經問藍禮問過一次細胞樣了.來藍禮不介意,但一聽,要拿他的樣去做受機器人,藍禮差點暴走.

現在,看到藍禮在向發"求婚",死變態摸著頭上幾縷稀稀疏疏的頭發想著.如果拿發的卵子和藍禮的精子培育出一個娃,配上安君烈的身體,加他死變態的腦袋,一定會成星際第一強人……

正yy著,不知道誰冒出一句,"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

全部人都喊了起來,死變態來不及想了.也跟著喊.

子葉開心地看到注意力被轉移,悄悄扯了扯安君烈的衣角,輕聲問:"你怎麼來了?還帶了副團."

安君烈不答,突然伸手把她抱在懷里.在她嗔怒時,果斷放手,"你一路回來,辛苦了."

子葉看著他一副偷襲得逞的樣子.有種將他推倒,狠狠抽他的沖動.

回到家的感覺特別美好.

不需要偽裝自己,不需要逼迫自己做不願做的事.更是拋開在太空中的所有壓力,想干嘛就干嘛.

銀符,是她最能放松神經的地方.

銀符星人集體擅長的招數除了"面癱",就是吃.

天上飛的,地上走的,水里游的,不管是動物還是植物,變異的還是原始的,都能弄得色香味俱全,令人食指大動.

安君烈安君烈當廚師,死變態當菜農,老狗當肉農,當二,其他人該干嘛干嘛,只有子葉,什麼也不用做,乖乖坐著等吃.

在她換回女裝之後,再也沒有人吩咐她做事,而是十分一致地傳達一個觀念:女娃是要嬌養的.

能捧著就絕不放著.

個二貨,還想拖著子葉去挖蘑菇,立刻被所有人鄙視:",你敢偷懶?"十分無辜地撓著頭,半天也想不明白,他到底哪里有偷懶了?什麼會被千夫所指!

子葉有點不好意思,吐了吐舌頭,跑到死變態身邊,美其名曰幫忙摘玫瑰,實際上偷吃花瓣……

她邊偷吃邊問死變態:"戰列艦做得怎麼樣了?"

她記得老狗有,今天是在力場試駕戰列艦的,這會兒卻不見戰列艦的影子.

死變態滿懷怨氣地戳著她的頭:"要不是你扔下一張藍圖就走了,咱今天會走到這麼苦逼的境地嗎?戰列艦掉到西部灣了.試駕了三次都沒成功!"

子葉頓覺得不好意思.

銀符星就她一個比較懂行的,她走了,他們抓瞎確實很難做得到.不過,就算有她在,要做一艘戰列艦也不見得容易.

戰列艦不是機甲.

一艘戰列艦的體積是機甲的幾百倍甚至幾千倍,所消耗的金屬,所需要的零件比機甲的複雜幾百倍,銀符星沒有技術沒有相關人才,做得出來才怪.

好在她學會了開隱轟,可以把他們接出去.

她便笑道:"戰列艦不好做.咱出去花幾億買一艘就好了."

死變態剛想什麼,忽地發現她把手上的花瓣都吃光了,就剩下一個梗,罵道:"臭……臭丫頭,你別把我們的晚餐配菜給吃光了!"

一頓飯吃得所有人都很哈皮,才七分飽,鐵手便迫不及待道:"我們什麼時候可以走?|"

忽地有個聲音道:"當然要選個黃道吉日,祭天祭地祭鬼神再走."

眾人詫異地朝聲音來源看去一一看不到人.

怎麼呢.那個人一頭茶色的頭發大約齊腰,整個蓋住了臉,天然卷垂下來,幾乎把整個人都遮住了.要不是他吃東西時把頭發往旁邊撩了撩,還真以他是阿飄.

"喲,無刃,什麼風把你給吹來了?"發不著痕跡地挪了挪身子,遠離藍禮,調侃道,"今天吹的是什麼風.把給吹出來了!"

無刃隨意把頭發往後一甩,露出蒼白的尖尖的下巴,"今天試艦,我來看熱鬧."

發"呵呵"一聲,剛想話,插嘴道,"阿飄,你的頭發是不是該剪了?"

無刃斜了他一眼,瞬間寒意滲人,嚇了一跳.不敢在話,低頭吃東西.

如果不是因今天在場的人多,他還真的不敢和阿飄,也就是無刃話.銀符星里的人都是怪胎,無刃則是怪胎中的怪胎.

他打從進入銀符星開始,就再也沒有剪過頭發.用他的話,身體發膚授之父母,剪頭發之後會倒黴.他被囚在銀符星已經夠倒黴了,不能再剪發.否則會更倒黴.

所以,他眼睜睜地看著自己的頭發成銀符之最,也不肯剪.

實際上,他是一名黑客.

在一次黑客大戰當中.他黑了星際聯邦的主要門戶,掛上一把血淋淋的刀,徹底把星際聯邦激怒了,星際聯邦花重金把他捉住.扔到銀符星養老.

可憐他其實還很年輕.

發哈哈大笑:"阿飄,我出一萬,買你頭發.你賣不?"

眾人以他會搖頭.

結果,他忽地展顏一笑:"好.我挑個黃道吉日,把頭發剪給你.到時一手交錢一首交貨."

在場的伙伴老伙伴都驚呆了.

難以置信道:"你……你不是不剪頭發的嗎?"

阿飄認真道:"我們即將出銀符星,明我否極泰來了,送個頭發當祭天."

子葉再也忍不住,"撲哧"一聲笑出來,"阿飄,你剪發是好事,不過就別賣給發了,會遭天譴的."

阿飄一愣,朝發的方向看去,見藍禮笑得一臉溫柔如水,急忙轉過臉,當做沒看見,自顧歎氣道:"這一萬,我還真不敢拿."

鐵手看著阿飄,心郁悶.

都怪他打岔,導致大家完全忘記確定什麼時候出銀符星了!

一伙人吃喝玩鬧,晚上紫甯P升起,子葉果斷搶了一艘飛艇開回家.也不知道是誰的飛艇,沒標志也沒落鎖.

跑出幾步,銀訊響了,她接通,安君烈的聲音從後方傳過來:"妹,你把我的飛艇開了,好歹等我一下?"

好吧,被抓了個正著.

子葉尷尬得滿臉通,停下飛艇,干咳一聲,板著臉道:"你又沒是你的飛艇!"

安君烈想笑,但見她耳朵都透了,好心地沒有再調侃她,揉揉她的腦袋道:"其實是你的飛艇,我從你家里拿的."

子葉側過頭白了他一眼,他爽朗一笑,啟動飛艇,回家.

熟悉的景色從飛艇下方掠過,仔細一想,離家有大半年了.如果豆芽回來,應該很開心的.可惜這次沒帶它

它在豆苗別墅里肯定怨她……

就在這當時,豆苗別墅里的豆芽不自主地發出"咻"的一聲,像噴嚏一樣.它纏著滴管的豆苗抖了抖,滴管里所有的金屬液都落進了培育箱……

"豆仔,我跟你,子葉她不是好人.這會兒她肯定在罵我."

于是乎,子葉華麗麗地打了一個驚天動地的噴嚏.

安君烈一邊打開飛艇防護罩,一邊伸手摸了摸她的腦門:"著涼了?"

子葉來想搖頭,忽地感覺到額頭上一股溫熱,舒服安心.抬眼見安君烈用關切的目光注視著她,臉色又了,撇過臉道:"沒事."

安君烈道:"別逞強."

回到家,安君烈第一件事就是洗手下廚,給子葉煮預防感冒的糖水.

子葉看著一干二淨的家里,感慨一句:"如果安君烈是個女人,肯定持家有道,太賢惠了!"

上篇:192 我想要你……     下篇:194 慘絕人寰的做菜行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