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科幻太空 星際第一技師 203 神奇的輩分  
   
203 神奇的輩分

唐文微微一笑,驕傲道:"只要是和機甲艦船相關的,這里都能找得到."

子葉白了他一眼,對這個答案嗤之以鼻.

這個根不是關鍵好嗎?

她望了望手里的書,默默地想,難道是巧合?再回頭,目光從書架上逡巡而過,許多她都見過,都看過,與堂山的藏書一模一樣.

再怎麼巧合也不可能到這!

唐文見她眉心緊蹙,心有點郁悶,這還是第一次有人覷他的圖書室,語氣不滿道:"你不信?"

子葉搖搖頭,蹬蹬蹬從樓梯上跑下來,以百米沖刺的速度跑向大門,從銀符帶出來的《艦船引擎原理》她一直放在包包里,此時就在飛艇倉庫中.

什麼都是假的,對比過才知道!

唐文看著她的背影好半晌,轉頭對端著茶過來的布蘭道:"你,她是不是發現了什麼?"

布蘭把茶具放下來,不咸不淡道:"這不正是你所希望的嗎?"

唐文默了默,目光從書架上掃過,輕輕歎了一聲,"我甯願他還在."

剛喝完一杯茶,子葉又興沖沖地從外面跑了回來,手里拿著兩《艦船引擎原理》,唐文臉色一變,伸手把書奪過來.

他平時溫文爾雅慣了,子葉沒想到他會突然出手搶東西,被拽得身體前傾,差點兒撞進他懷里,她狼狽地用手抵住他的肩膀總算站穩腳跟,正要他,卻見他表是前所未有的嚴肅.

子葉心里隱隱感覺到什麼,便不再話.

唐文打開子葉的複印版,電子書簽沒夾穩,從里面掉了出來.

子葉彎腰去撿.唐文比她更快一步.他用兩根手指撚住電子書簽,來是漫不經心的動作,卻在書簽翻過來的瞬間,僵住了!

子葉看得分明,他的指尖在顫抖.她站直了身體,剛想問候,便聽到唐文的聲音,恍惚得像從天外傳來:"他……還在嗎?"

子葉差點脫口而出,"他去世了",話到嘴邊忽地想到堂山曾經過不要隨意透露他的一切.而唐文也始至終沒有過堂山的名字,猛地住口,假裝不懂,"他?指的是誰?"

唐文定定地看了她五秒,像要在她臉上尋找蛛絲馬跡一般,但見她一副面癱的表,只好放棄.

一時之間,兩人相視無語.

子葉憋了半天,剛想用"今天天氣不錯"這種話題來打破尷尬.唐文再一次比她早一秒開口,"陪我喝杯茶吧."

子葉把話咽進肚子里,隨著他走進茶室.

布蘭精通茶道.

他利落地燒水,挑茶葉,洗茶,淋蓋,高沖,低沖,濾茶渣.一會兒,茶香溢滿了茶室.布蘭將琥珀色的通透液體分別注入唐文和子葉的茶杯中,站起來,微微頷首.走向琴室,拉大琴.

他把空間留給兩人,卻又讓兩人知道.他就在附近,沒有走遠.

子葉聽著音色渾厚豐滿的大琴獨奏,因隔了一堵牆,有種像詩一般的韻味.她揚了揚唇角,喝一口沁人心脾的清茶,心中的不安和焦躁慢慢褪去.

唐文往後靠著沙發,手握著電子書簽,將上面的影像看了一遍又一遍,仿佛在回憶著什麼,子葉也不打擾他,安靜地坐著.

過了良久,唐文終于收拾好緒,把電子書簽放開,輕輕啜了一口茶,開口道:"子葉,你知道我什麼收你學生嗎?"|

子葉愣了愣,隨即恍然.唐文這是攤牌的節奏?

在以前,她很在意這個問題.

唐文是機甲領域的神,一般況下不會輕易收學生,而她只是一個普通人,沒做過什麼驚天動地的大事,也沒有超強的天賦讓他在人群中一眼看到她.

他特意收她學生,目的肯定不單純.

她唯一可以肯定的就是唐文對她沒有惡意.

反正他名氣擺在那里,又確實有真材實料,所以在意什麼的,早就扔到九霄云外了.

子葉端起茶,喝一口,保持笑容:"願聞其詳."

唐文不笑,語氣清清淡淡的:"或許你在前面已經知道我買了你的藍圖."

子葉點點頭,心里不知怎麼的有些雀躍,唐文終于要告訴她買藍圖的原因了嗎?太好了!

唐文垂眸撫摸著電子書簽,忽地道,"我買幻鴉型純屬偶然."

子葉心里"呼"地松了口氣,事實證明她是正確的,唐文真的只是意外買了幻鴉型.她卻不知道,唐文這句話是謊.

唐文偶然在機動論壇上看到她的解題,發現她的風格和自己熟悉的一個人很像,暗暗叫布蘭查了她的背景.

布蘭做事很快,只是他有點不相信.

一個機甲領域的人,尤其是機甲領域里的年輕人,如果沒不是從開始學,根不可能十幾歲就有這個能耐.

然而,子葉的資料中,沒有任何涉及機甲的人或背景.

唐文想當然地認,子葉是在偽裝.

她越是要隱藏,他就越懷疑,在搜索到她的店之後,直接買她的藍圖來看.他還記得當自己打開幻鴉型時的形.

錯愕,驚喜,詫異……

錯愕是因他以幻鴉型會是那個人的作品,而實際不是.

驚喜的是,幻鴉型里有那個人作品的影子.

至于詫異,則是她一個十幾歲的人竟能獨立完成一架機甲的制作,不簡單.

他腦海里閃過一幕幕,卻只用了"偶然"兩個字,而子葉相信了.

他開心子葉相信她,卻又有些悵然.

子葉的重點放在後來,問道:"神鴉型呢?"

唐文忽地一笑:"神鴉型的模型快做好了,明天你就能看到樣品,應該挺不錯."

子葉生氣道:"你知道我問的不是這個."

唐文斂了緒,"那你問的是哪個?"

子葉鼓起臉:"討厭鬼!"

唐文臉色一緩,伸出手.想捏捏她的臉頰,但礙于眼前的關系,生生抑制住了,清清淡淡道:"神鴉型是堂山的作品吧?"

子葉心里咯噔的一跳,表差點繃不住.

這是第一次唐文真正出了堂山的名字.

顯然唐文已經知道她和堂山有關系,可是,她答應了堂山,不能泄露消息.

怎麼辦?

布蘭在外面,他的大琴聲還在繼續.

子葉不知怎麼的,突然覺得琴室有點.得讓她有一種無所適從的感覺.神鴉型她自覺改動不,唐文居然一眼就看出來,肯定對堂山的作品知道不少.

唐文怎麼會知道那麼多?

他和堂山又是什麼關系?

堂山逝世之前沒有和她及任何人,所以唐文究竟是他什麼人,子葉完全不知.

唐文也不急,等她把思路理清了,又道:"你不必瞞我,幻鴉型上有堂山的影子,不然我不會買神鴉.更不會買其它的全部藍圖."

子葉忽地想明白了.

不管是不是偶然,他在看到她幻鴉型時,已經明確了她和堂山有關系.再後來收她學生,顯然是沖著堂山來的.

好在.他對她沒有惡意.

子葉淡定下來,往後靠在沙發上,以談判者的姿態道:"你想知道什麼?"

唐文走到她面前,半蹲下來.仰著頭看著她,聲音充滿了懇求,"子葉.告訴我,他在哪兒."

子葉沒想到他會這樣,剛剛建立起的心理防線瞬間決堤,看著他臉上的期待和激動,完全不知道怎麼回答,好在她冷靜慣了,在理智還沒恢複時不會亂話.

因此,她硬是沉默到恢複冷靜,"你和他是什麼關系?"

唐文目光定定地看著她,好一會兒,不甚開心地垂眸:"子葉,或許我該叫你師叔."

(☉o☉)?

子葉醞釀好的所有委婉的拒絕他的話再次噎住.

她沒聽錯吧?怎麼她就變成他的師叔了?

世界一定玄幻了要不就是她看唐文的方式不對!

子葉知道唐文和堂山一定有某種聯系,但她的一切想象都只限于他們兩個人,沒想到,她真的想不到唐文跟她扯上了關系!

師叔……

人生尼瑪的就是在開玩笑啊!

子葉怔怔地望著他,他表認真,完全不像砸笑.可他越淡定,她就越覺得有問題.

難道他是故意逗她玩?

子葉聲猜測道:"你不會是在騙我吧?"

話音剛落,掛在窗邊的鈴鐺突兀地響了起來,是很清脆的鈴聲,有點像雪地里的霧凇落地的感覺.

唐文沒有去看鈴鐺,反而站起來,看向牆壁上的虛擬光屏.

子葉詫異地順著他的目光看去,只見光屏上出現了一個熟悉的身影.

居然是斯塔斯!

黑色的長筒軍靴,黑色的軍裝,搭配金色的軍飾,原是特別男人的裝扮,不知何,穿在他身上生生變了味,在他解開的幾顆扣子下,顯得痞氣十足.

他下了飛艇,第一件事不是上前接受門口監控掃描,而是從煙盒里取出一根煙放在嘴里,又掏出火柴盒,輕擦,點燃.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氣,隨後吐出一個煙圈,揚起臉,對著監控的方向,痞氣一笑:"棺材臉,我來了!"

ps:+今天又更晚了,明天大概還是一樣晚,爭取周六恢複正常,麼嗒+

上篇:202 臉紅     下篇:204 師叔不好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