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科幻太空 星際第一技師 300 委屈,打滾  
   
300 委屈,打滾

唐文一身清冷:"暫時不考慮."

斯塔斯松了一口氣,嘿嘿笑道:"我也蠻久沒去你家看過了.這次需要我送你回去嗎?"

唐文不答,只是道:"你看看我現在在哪兒."

斯塔斯意外地挑了挑眉,看著唐文身前身後的布局與風景,立刻反應了過來.

自從唐文出了唐門,人走到哪兒,唐門的會所就開到哪兒.唐文住在卡徹星球,唐門便在卡徹星球開了全球最大最豪華的私人會所.

只是,唐文不管做什麼事,都會自覺避開.

然而,唐文現在就在會所當中.

這明,他已經鐵了心了.

估計不用幾個時,接他的人就到了.

斯塔斯歎氣道:"只能祝你一路順風了."

唐文看著斯塔斯一臉"吾家兒子已長成"的憂傷,心里一動,道:"我還會出來的,在我扳倒白藍雪之後."

斯塔斯攤手笑道,"我拭目以待."

唐文站起來,道:"我去學鋼琴了."完,關了光屏.

子葉一覺睡了五六個時,感覺似乎聽到有鋼琴聲在耳邊繚繞,斷斷續續的,想仔細聽時聽不清,沒留意時,卻又覺得很飄渺.

她從睡夢中醒過來,外面的天已黑了,也不知道是幾點,她爬起來,推開門,外面全部亮起來了燈火.

卻沒有看到睡夢中的鋼琴.

會所的燈大部分是安裝在地上,光芒從下而上,在山,溫泉之間照出一道道溫暖的光芒.奢華的會所在光與影之間,仿佛不知穿越到了哪一個迷人的仙境.

子葉靠在門邊發呆了好久,突然剛才自己是在泡溫泉的,怎麼就到床上了?

她低頭看看自己的浴袍,穿得好好的,到底是哪里不對?

"豆豆.豆豆?"子葉一邊喊一邊跑回房間,四處不見它,把被子一掀,它臥在她的枕頭旁邊睡得正香.

至于那只豬一般的豆仔,不知什麼時候滾到了床下,也睡著了,兩只爪子還抱著類銀純金屬磨牙棒不放.

子葉戳了戳豆芽:"快醒來.我們吃飯去.老師估計都已經吃飽了."

豆芽"嗖"地從床上彈起來,又恢複了圓球的模樣,拍著翅膀,嘎嘎叫道:"吃飯.吃飯."

子葉彎腰抱起豆仔,忽地看到床頭櫃上放著一張紙質的便簽,還是很漂亮的紙,她湊過去一看,怔了怔,豆仔一下子沒抱穩,又摔回了地上.

豆仔哼哧哼哧地爬起來,往她腳邊鑽.

子葉沒有理會.

一瞬間,仿佛周圍的一切都已不複存在.只有便簽上簡短的一句話:"我走了."

便簽上沒有署名,但子葉知道是唐文.唐文的人長得漂亮,但字不漂亮,而且很潦草.就像畫的手稿一樣,簡單粗略.

他走了?

這是什麼意思?

子葉拿著便簽跑出門,穿出院子,跑到外面.舉目望著,不見一個服務員.她跑到唐文的院子,里面的門緊閉著.她怎麼摁門鈴,也沒有反應.

她咬了咬牙,又跑回房間,三下兩下換了衣服,跑到前台去.

一路上,豆芽跟著她飛啊飛啊,卻意外地有些沉靜,什麼也不.

子葉跑到前台,氣喘籲籲道:"你好,麻煩查一下和我一起來的兩位客人,是不是退房了?"

服務員笑容標准,態度親切,"是的,兩位客人在兩個時之前退了房.他們同時預付了的房費,並吩咐明天早晨九點送到靈斯3號空間站."

子葉渾身一個激靈,唐文這是鬧哪樣?

她打開超訊屏幕,撥唐文的超訊.

一聲,兩聲,三聲,沒人接.

她不死心,再撥布蘭的超訊,還是一樣,沒人接.

她急道:"怎麼會這樣?"

服務員微笑道:"兩位客人,他們很期待下次與見面."

子葉泄氣道:"嗯,謝謝."

完,轉身捉住在他頭頂上飛的豆芽,抱在懷里,慢慢地走回房間.

唐文和她要離開卡加時,她還以他只是開玩笑的,卻沒想到,他會走得這麼急,連給她一個反應的時間也沒有.

子葉仰頭望了望無盡的黑夜,終于意識到:自己又被拋棄了.

從今天開始,她少了一個朋友,少了一個同伴,還少了一個導師.還有,他曾經答應過她,可以幫她招到很多弟,她比賽的這一輪結束了,正准備和他去招弟呢,他就跑了,簡直是太過分!

不講信用!

壞人!

唐大惡魔!

子葉狠狠地握著拳頭,如果再見到他,她絕對要一拳打歪他漂亮的鼻子,而且不解釋!

可是,想了想,還是覺得委屈.

子葉把自己扔在床上,抱著被子滾了滾,幽幽道:"豆豆,你他什麼拋棄我了?"

豆芽歪著腦袋想了想:"因你太笨?"

子葉:……

她把頭埋在被子里,果斷不想話了.

淚水不知怎麼的就慢慢溢了出來,"他要是嫌棄我笨,可以和我啊,我可以改的.什麼不一聲就跑了?"

嗚嗚……

她越想越難過,在床上滾過來又滾過去,把一張床都糟蹋得不成樣子了,她還不解氣,起來又蹦了兩回,不把床蹦塌都不罷休.

豆芽掛在門上,忽地道:"可是,笨蛋,你還有大爺啊."

子葉回過頭,見豆芽兩只眼睛滴溜溜地瞅著她,不甚開心的樣子,突然就釋懷了.

唐文對她,就好像她對豆芽.

之所以毀委屈,會郁悶,除了舍不得,更重要的是因依賴.如果還別的,那就是信任沒了.

她對唐文有依賴.

她之所以這麼難過,是因失去了一個依賴的人,就好像她以前失去安君烈一樣.

至于信任,那就是她真心真意待唐文,可是他連卻連告別都沒有,給人感覺就是,他根不在乎她,所以才會什麼都不,就直接走掉了.

一一相比之下,果然安君烈才是最好的.

她跑到門前,把豆芽取下來,鼓著臉道:"哼,咱們再也不理那個唐大混蛋了,明天我們去看安君烈,好不好?"

上篇:299 生氣也會引人犯罪     下篇:301 等我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