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再生的思考升華 第一卷 Re·Union 尾聲 Welcome home  
   
第一卷 Re·Union 尾聲 Welcome home

「哈——啾!」

超丟臉的噴嚏聲響遍整個客廳.

「哦,感冒還沒好嗎?橘子箭.」

美陽小姐坐在對面,雙腿埋在暖桌底下.她遞給我一包攜帶式面紙,我一面吸著鼻子,一面接過面紙,然後猛擤了一把鼻涕.

「也不是這樣……只是好像還沒完全好,鼻子一直很癢.」

「哪可能好這麼快.」

阿升同樣享受著暖桌帶來的恩澤,和他身旁的涅斯提一起整備我的驅動槍.

「誰叫你穿著沾滿海水的制服躺在冬天的戶外給風吹.只花了三天就退燒,已經算很幸運了吧?」

「從積極的角度來看是這樣沒錯啦……哈啾!」

三天前.那天夜里發生了太多說不完的事,最後我感冒了.

搭乘小艇渡海搜索穗實時,任憑全身被海水沾濕也不想點辦法,的確是個失策.在純白花田之中,我耗盡體力而陷入熟睡,結果就成了感冒下手的目標.要不是穗實代替失去意識的我,用我的手機聯絡美陽小姐她們,請她們乘小艇前來迎接,說不定我的小命就這麼飛了.要是結局真是這樣,未免也太丟臉了.

「和墮天使開打之前想到先換個上衣就好了……」

「如果最終決戰前還這麼悠哉,氣氛不就全沒了?」

阿升的意見真是一針見血.事實上當時我根本管不了那麼多……

「有什麼不好?那流個不停的鼻水,你就當成是一枚勳章吧.」

美陽小姐這話聽起來一點也不帥氣.

「那是你拯救了小穗穗的證據.反正時間還久,慢慢休養生息吧.」

「對喔……停職處分好像是到下星期?」

停職一星期,減俸兩個月.這就是研究所對我們特查違背命令的處罰.我原本已經做好退職的覺悟了,處分的內容讓我驚愕不已.據說罰則較輕是由于我打倒了墮天使,功過相抵之後的結果,而且——

「潛伏在都市內部的殘留體也成功一掃而空.成果沒得挑剔,那就不多追究——研究所願意如此判斷算是我們走運.如此一來,今後仍然能和你們一起進行調查.」

說完,我們的室長露出了關懷晚輩的微笑:

「另一位同事——小穗穗的狀況已經安定下來了嗎?」

她的視線轉向我.我一邊用面紙擤過仍然發癢的鼻子,一邊回答道:

「嗯,已經很有精神了.」

「這樣就好.……第一次從你口中得知始末時,我真的非常吃驚.沒想到你居然用思考升華讓小穗穗的身體再生.這真是遠遠超乎我的預料.」

美陽小姐注視著目前正在阿升手中接受整備的驅動槍.

「正因為你有自我再生的經驗,才有辦法做到吧?」

「我也不清楚……那時候總而言之就是拼命去做.會不會成功,其實我根本沒去想.」

「很像你會做的事.所以,小穗穗現在也失去了殘留體的力量?」

「是啊.再生能力似乎幾乎用盡了.不過……羽毛的根部,也就是淚晶的碎片還殘留在頭部中,她本人說,只是小傷口的話還是能自己治好.」

「哎呀,也就是說,狀況和你完全一樣.」

呦!絕配喔!——阿升輕快地從旁插嘴.可惡,不要起哄!

「——不過,既然如此,現在的小穗穗究竟算是殘留體還是人類呢?」

美陽小姐的手指輕貼在下巴的邊緣,神情複雜地低語:

「橘子箭使瀕死的她重新再生——不,從零開始創造她的肉體,使她獲得了與人類相同的身軀.人類的人格和人類的肉體.這兩個後天的要素,現在就相當于組成小穗穗的一切.在這個情況下,她該算是殘留體還是——」

「這種事應該不重要吧?」

感覺這話題會拖得很長而且很麻煩,我加強語氣.

「不用這些複雜的定義去判斷,穗實就是穗實.只要在一起相處很開心,不管是殘留體還是人類,一點也不重要.」

「……說的也是.這是我疏忽了.」

美陽小姐露出了少見的訝異神情.

「只要在一起相處很開心就夠了——真是一句好話.找機會我用毛筆寫起來,貼在調查室的牆壁上吧.當然,也不能少了裱框.」

等等,這也太難為情了.用不著這樣吧.不過美陽小姐說不定會真的實行,為了想點辦法阻止她,我動起快生鏽的腦袋——

「各位∼午餐准備好了∼」

穿過廚房前的門簾,姐姐走進客廳.雙手雙腕上乘著豐盛的料理,一道接一道放在一旁的餐桌上.份量還真夠嚇人——不過,今天的確該吃一頓大餐.

姐姐不給我們幫忙的余地,迅速地將所有菜色送上桌.

「小翼,小穗,我准備好了喔!」

把半張臉采出走廊呼喚不在現場的兩人後,回答自走廊的另一頭傳來.

「等,等一下等一下.我還沒做好心理准備……」

「好了別拖了.穗實,走吧.」

耳聞一陣嬉鬧聲響起後沒過多久,由一個人推著另一人,兩名少女先後走進客廳.推人的翼笑得一臉事不關己,而被推出來的少女——穗實則上下揮舞著雙臂,擺明了十分慌張.

不過話說回來,畢竟穗實是今天的主角——應該要更有自信一點才對吧?

「呵呵.那麼,就由小女子我風峰春負責起頭啰∼」

姐姐臉上的笑容比平常更柔和,她數出聲音.

「歡迎小穗(穗實)(小穗穗)來到風峰家∼」

大家同時開口,異口同聲——此刻,客廳四處發出爆裂聲.客廳里被人裝了炸彈——開玩笑的,只是我們拉響了事先准備好的禮炮.像是在附和似地,涅斯提也不停發出嗶嗶嗶的電子音效.

至于歡迎聲的中心點,這次慶祝宴的主客——穗實.

「嗯,嗯∼∼∼∼∼∼∼∼西,謝謝大家!」

深深地低頭,然後吃了個螺絲.看著這再眼熟不過的模樣,我知道自己的嘴角自然而然地向上挑.這也是理所當然的吧,畢竟,從今天起——

姐姐將穗實緊緊擁入懷中.

「從今天開始小穗就是我們家的孩子了喔;嗯嗯!」

——今天是穗實正式成為風峰家養女的日子.

為此舉辦的歡迎會,氣氛怎麼可能會不熱鬧呢.

眾人上桌,配著佳肴,談話熱絡.翼就坐在我的左手邊.

「對了,翼,你剛剛和穗實在做什麼?」

「化妝.今天是她的大日子,可是穗實居然說她沒化過妝.」

沒化妝膚質就好成那樣,太犯規了.翼鬧起別扭似地抱怨.化妝負責人的意見似乎是:如果能展現出她的美麗,走在路上所有人都會多看一眼.

不過,居然是在化妝啊.在今後的日子,穗實一定會漸漸接觸到這方面的事物吧,想到這里不禁讓我十分感慨.希望能在一旁守護這段成長的過程,是近似于父親的感覺嗎?

「對了.穗實你學校打算怎麼辦?」

翼一句話拋向正坐在我右手邊的穗實.穗實臉上沾著一顆小小的飯粒.姐姐煮的料理塞得她臉頰鼓脹,像只松鼠似的.

「嗯咕……嗯嗯?學校?」

「對.我是不太清楚啦.不過你沒上過學吧.」

翼雖然嘴巴上這樣說,卻完全不過問穗實的秘密.當初,當我告訴她穗實即將成為風峰家的養女時,她以一句「這樣啊.……太好了」表達她真誠的喜悅.雖然我也曾迷惘是否該告訴她真相,但現在太多事情才剛塵埃落定,我決定先順從她不過問的體貼.

不過,也許會有一天——會告訴翼關于殘留體云云的秘密吧.

「嗯——……我想上學耶.」

穗實抬起視線看向我,眼中充滿了期待的神色.話說回來,我記得穗實好像也對社團活動有興趣.當然,我也沒什麼理由不回以笑容.

「我想應該沒問題.找機會和姐姐談看看吧.」

「真的嗎?謝謝!」

「轉進我們學校記得來弓道社參觀.大家都很喜歡穗實.如果你願意參加社團的體驗活動,我也可以正式教你一點東西.」

「好啊好啊!」

兩名少女興奮地聊個沒完,還說到希望能分到同一個班上,連轉學後的展望都成了話題.你們會不會太急了啊……不過這話我也沒資格說,畢竟我的腦海中也浮現了能與穗實一同上學的場景.……話說回來,弓道啊.事情大多塵埃落定了,我也該從儲藏室把整套弓道用具找出來——

「對了.橙矢,我們說好了要去約會,你還記得吧?」

「噗!」

拿到嘴邊的茶水噴到臉上.太失禮了.不過這要怪翼這問題來的太突兀了…….我瞪了她一眼,但她卻拿出了手帕.

「真是的.你在搞什麼.來,別亂動喔.好了……」

手帕屢次擦過我的臉.咦?等等……這個嘛,啊,不好意思麻煩你了.……不對吧?

雖然我知道翼個性本來就愛熱心助人,不過有到這種程度嗎?我試著搬出記憶中的事例做對照,突然察覺到一股視線從右手邊的座位傳來.

「唔唔唔……」

「怎,怎麼了嗎?穗實?」

穗實嘟噥著,直直注視著我.若要描述得更具體一些,視線的焦點在我的側臉上.從她的神情來分析,理應屬于視線集中型的凝視.這理由我馬上就明白了.

「我也要幫橙矢擦臉!」

宣言聲才落,她舉起單手並陷入沉默.她手中空無一物.

「我,我沒有手帕……」

翼愉快地哼著歌,不知為何神情十分愉快,繼續擦著我的臉.目睹這情景,穗實不甘心地悶哼一聲,連續出拳打在我身上.雖然威力遠遠不如《長羽型》的拳擊,不過這好像也……好,好癢.

「哦.你們這好像滿有趣的.」

不知何時,我們的室長繞到了我的身後.頑童般的眼神熠熠生輝.不妙.

「那我就從別的方向下手吧.」

纖細的雙臂攀上我的脖子,一口氣吹在我的耳畔.嗚哇!

「哦哦,大姐頭好性感!左邊的耳朵就交給我吧!」

他還真的一口氣吹了上來,下一個瞬間,伴隨著閃光的喀擦聲響起.快門聲.

「呵呵,大家玩得好開心喔∼」

姐姐手舉單眼相機,臉上洋溢著再溫柔不過的笑容.完了!剛才那一幕被拍到了!

「姐姐.拜托可不可以重拍一張……」

「說的也是∼機會難得我也想加入,就再拍一張吧.」

姐姐將快門切換成計時式,快步繞到我身後.「前輩,我這邊有個位子.對了,請問可以讓我抱一下嗎?」「好啊∼小翼,請再靠過來一些.」「啊,好.那我就更靠近橙矢一點……」「小翼,你為什麼要過去啦?」「因為不過去不行的說∼」「這種語氣,我還是第一次從翼的口中聽到……」「好!那我就大發慈悲靠在阿橙的頭頂吧!」「好重!你的善意我承擔不起!」「差不多要拍啰∼」

設置在餐桌上的照相機發出嘰嘰嘰的聲響,試著將擠成一團的我們收入范圍內.我連忙整理服裝時,有人拉了拉我的衣角.

「……橙矢.」

穗實輕聲喚我,接著對我猛招手.有悄悄話想說?穗實仰起的臉不知為何紅的像顆蘋果.我一時之間擔心起她是不是感冒了,不過就在這時,穗實挺起身子輕躍——咦?

啾.聽見這聲音響在耳畔,我的腦海瞬間一片空白.

……咦,咦.咦—……?啾?

溫軟的感觸殘留在臉頰上.試圖想描述目前的狀況,我的臉倏地發熱.

「……穗實?」

我勉強擠出這句疑問,穗實一臉害羞地沖著我笑.

——啊,如果現在我的臉上也正浮現同樣的笑容,那就太好了.

雖然害羞得滿臉通紅,仍試著率直表達心情的燦爛笑容.

「橙矢,我最喜歡你了.」

——世界上最可愛的女生.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一卷 Re·Union 第五章 純白花瞳—Re:Paradigm Shift—     下篇:第一卷 Re·Union 後記